•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招生新闻

做一名“好教师”有多难

时间:2012/5/24 12:57:20   作者:王宝珠   来源:爱孔子教育点评网   阅读:509   评论:0

  “你凭什么不让我通过?!”论文答辩结果刚宣布,答辩的学生就跑到评委会主任面前质问。担任主任的教授近日遇到我,十分痛心地向我讲述这件事,他告诉我,学生的态度很嚣张,但这不是一名学生该有的态度,不管是对老师尊敬,还是对自己的求学负责,他应该向老师请教“为什么不让我通过?论文有什么问题?该怎么改进?”

  这名教授说,现在当一名严格的教师,实在太难了。论文答辩不久,他就被院长叫到办公室,问答辩的情况,并要求修改答辩的结论,让这名学生通过。“看来,这名学生这么嚣张是有道理的,这么方便就找到院长了。”他告诉院长:“既然让我当评委,我就要负责,除非你不让我当评委。我也为你的这种行为感到羞耻。”

  我问他,你这样做难道没有压力吗?他说,“我没有什么压力,我直接告诉那位学生,不管是来红的、白的、黑的,我都不怕,我当了20多年教师,该怎么评价一名学生的论文,这点水平还是有的。我不能糟蹋自己。”

  当然,他也为此付出了“代价”——虽然这“代价”在他看来,根本不值一提——去年,他准备申报优秀教师,去拿申报表的时候,学院教务办工作人员告诉他,他没有资格。追问下去才知道,有一次学生给他的评分是59分,不及格,全班13个学生,有11个学生打分。对于这一评分结果,他不感到特别意外,意外的是学院居然没有向他反馈评分结果,因为如果反馈的话,他会向学院申诉得分之所以低的原因。原因是这个班的学生,上课总是穿拖鞋、迟到,嚼着东西进教室,他曾经狠狠批评过一次,说他们分数高,素质低,在平时的学业要求中,他也十分严格,全班通过率只有70%左右。

  在当前的教育环境中,这样的教师显然特别遭学生记恨。——其他班级的老师给学生的最低分数是80分,你给不及格,这不是故意与学生为难吗?不仅如此,就连家长也对他十分不满。有一次,他给一名本科四年级学生不及格,这名学生的家长随即打来电话求情,请他考虑到孩子的就业、前途,放孩子一马。他拒绝了这名家长的要求,说这样严格要求是对学生好。可家长不买账,并威胁他,“如果孩子想不通自杀了怎么办?”他对此十分生气,直接告诉家长“自杀了我给他买棺材!”他说,做父母的怎么这么纵容孩子,还拿孩子的生命来威胁教师?如果孩子自杀,最大的责任,就在家长。作为家长,如果孩子不及格,不应该找教师要分数,而应该与老师共同分析孩子的问题,或者请老师对孩子进行指教,帮助孩子面对困难。“我的话有些冲动,如果家长去找学校告状,拎出这句话,学校肯定会认为我有问题”。

  这名教授感慨,在功利的社会和教育环境中,学校已经变质,学校的管理者不是严格按照教育标准培养学生,而是卷入利益场中,不是支持教师的严格要求,甚至有时用学生作为治教师的手段。这严重地误导了学生——学生进校都是好好的,但被学校的风气带坏了。读书变得功利,教师不教书,随便给学生一个高分,让学生通过,学生和家长都会认为这样的老师好。可这哪是好老师,哪是对学生好?这分明是害学生,害教育与害社会,把这样的学生送上社会,整个社会会乱成什么样?所以,不管别人怎么样,我必须坚持我的底线。现在很多人已经没有底线,变得越来越疯狂,没有任何顾忌。“在以前,家长怎么敢给学生要分数?威胁教师?院长怎么可以明目张胆地要求教授改成绩?”

  近年来,提起大学教育,我们都会说到美国大学的严格管理,并羡慕其高质量的教育,可是,大家可能不知,美国大学的淘汰率相当高,学生不努力,很难顺利毕业,学生和社会都认为“严出”是常识。而在我国的大学中,一个教师稍微严格一点,就面对如此大的压力——这名教授由于自己比较“资深”,所以还有坚持底线的“底气”,换着其他教师,从不惹事、听领导的话、讨好现实考量,恐怕早就在现实的利益面前放弃原则,丢盔弃甲了。这实在值得我国社会和教育界深思,而身处其中的学生们,也该反思自己上学究竟是为了什么。(熊丙奇)


出处:中华教育新闻网
网址:http://www.chinaedunews.net/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目前联盟网站:海峡教育网华夏教育网中企教育网中国教育产业网移动新媒体中国采编网,同时也为企业提供文章撰写、评论撰写等。
Copyright © 2009 - 2012 Haixiaedu.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广告热线:0591-8891 7857  客服QQ:418526785
中华教育新闻网声明:中华教育新闻网登载此页内容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沪ICP备15025791号